对话设计

Gavin Munro

设计师

 “这确实很有趣,也很有帮助——我们越是尊重自然,这个项目就进行越快,越顺利。我们向自然索取的越少,它似乎馈赠给我们的就越多


talks_Munro_00.jpg

在本质上,设计师Gavin Munro通常能将自然、技艺、环境敏感性和激情融为一体。在品牌“Full Grown”中,他用塑料模具精心设计了小树,通过嫁接和修剪,做出了各式各样的装饰品。因此,可以说每个装饰品都独一无二,不可复制,并与自然融为一体。

在德比郡的一处场地,Munro和他的团队已经栽培了大量幼苗雏形,其有望在2017年产出约400件成品,包括桌子、椅子和吊灯。此类产品均已在网上销售。

由于“Full Grown”品牌开发技巧有所提升,Munro还在格罗宁根美术馆跟Marteen Baas合作,一起创立了享誉盛名的“树干椅”品牌——一种在树干上做成的时空旅行椅,这一品牌在2016年的外围展中展出。这棵树种植在博物馆的花园,而且生长了近200年。在树干中放一个椅子模型,然后让树渐渐长大。只有到规定时间,即200年后,才能移除该模型,椅子也就因此成形,恰似来自很久以前的漂流瓶中信息所述的一样。

的作品不可避免地与生态设计理念联系在一起,是什么激发了设计“Full Grown”这一品牌的灵感呢?

小时候,我在花园里玩耍,我发现簇叶丛生的盆栽看起来像一把椅子。那使我第一次萌生了这种想法,我觉得,可能从那时起,我就开始喜欢寻找模型和图案。

几年过后,为了扭正脊椎,我经历了好几次手术。这让我有更多的时间去思考问题。很长一段时间,我需要静静待着不动。有些医院病房有很多窗户,而且周围是一些树林。我有大把的时间去观察树林中发生的事情,同时可以想想窗外树林中美妙的事物,再看看年轻的医务人员,他们是那么善良有为。

在自然界和完善的医院病房社区间,似乎存在着某种确定的自然和社会联系。等我在大学开始设计家具时,思考这些问题成为了我的一种兴趣,我在想“怎样才能把它融入到我们的工作和家庭生活呢?”可以完全采用形式追随功能。而且,花些时间去观察功能也很有意义——“我们真的需要这个物体来让生活变得更体面吗?”“有了这个物体,对于生产它的人会有什么影响呢?”还有“对于生长这种东西的自然界又会有什么影响呢?”

 收获桌子、椅子和灯罩后,随之又会带来什么影响呢?此项目的下一阶段会是什么呢?

收获时,我们都满怀兴奋。我们最近才完成了首批吊坠灯罩的制作,并将它们出口到世界各地。也有几件2007年制作的试验品,正准备把他们打磨一下。还有几把首批制作的模型椅,它们有些不够结实,所以不能在上面坐人。但是通过它们足以观察我们的研制方向,因此可以把它们放到展览会和博物馆以供观摩。下一阶段,我们将完善当前的设计,为本季设计新的作品做准备。我们还打算回到林场,修剪树木,调理土地,并亲自动手做一些园艺工作!

整体计划是种植一些专用农场。我们正在与德国相关人员谈判,以争取我们在欧洲的第一个卫星设备场地。

为了“Full Grown”这一项目,们发起的反冲式起动机资金筹备活动取得了巨大成功。之前预想到会如此成功吗?群众集资可以让公众积极参与,认为这会改善设计师与公众的关系吗?

我到现在还不敢相信它会这么成功。看到这么多人想要参与到这个项目中,我很开心。我们与公众的关系自然就更亲近了。我们现在正为第一个专用农场寻找群众集资。

群众集资可以将设计师与公众直接联系起来,在他们之间建立起友谊,这一点是毋庸置疑的。反馈本身有很大益处,可以让我们了解到人们嘴上所称赞的好东西与他们实际花钱所购买的东西之间的区别。

作为一名设计师和工匠,所采用的方法会使的项目发生改变。这需要我们尊重大自然的规则,与其缓慢融合。这是如何影响您为人处世的呢?

这点确实很有趣,也很有帮助——我们越是尊重自然,这个项目就进行得越快,越顺利。我们向自然索取的越少,它似乎馈赠给我们的就越多。

就我个人而言,这让我觉得与大自然更亲密,并懂得感恩——作为一种生物,无论我们取得了什么成就,都仍旧要深深依赖这6英寸土地,还有天上的雨水来生存。有机会如此接近土地,我感到很开心。但同时对生养我们的土地所造成的不必要破坏,我也深感不安。真是一半欢喜,一半忧愁。

是愿意与人合作把自己的技能与同伴共同分享呢还是更想成为无拘无束的自由人?

我们很愿意与合适的同伴一起合作——把这种理念分享并传播出去是我们的宗旨。从一开始,我们就一直在发展合作文化。多年以来,我们在逐步打造一个可靠的团队。这个团队也成为了“Full Grown”这个项目的中坚力量。

说到现在社会对可持续发展的迫切需求,认为设计界将会如何发展呢?已经发生了哪些改变,并需要做出哪些改变呢?

嗯,就目前情况来看,我真诚地希望我们不再依赖粗糙的设计获利!

我们再不能依赖廉价石油、材料和劳动力了。我们面临的一个很大挑战是解决不平等问题,以及由我们的生活方式而产生的实际成本。

就我而言,对于环境的可持续发展,我们只是说说,却未付诸于实际行动。我相信,设计界有足够的创造力去应对环境变化。问题是我们能不能发展地足够快。将有关可持续发展的所有因素都考虑在内并不是那么容易,因为我们的生活并非建立在此之上,所以作出相应改变似乎有些困难。我开始觉得,时间是主要因素之一。我们没有足够的时间,只能通过买东西来弥补这一缺憾。我倒是希望一周如果只有三四天就好了!

我们重视经济增长,并非生活质量的提高,这种观念需要改变。我们应该使用更少的材料去创造更完美的设计……

另一方面,对顾客来说,发生了哪些变化呢?就自己的经验而言,他们期望设计什么样的作品呢?关于他们的家具布置,他们是如何考虑可持续发展理念的呢?

作为顾客,我认为,他们有更多的选择余地,也更能意识到可持续发展的重要性。我们开始意识到,我们实际上并没有让我们消费的东西实现价值对等。我们购买东西后会产生一些影响,其中,食物和衣服就是最好的例子,这点大家都很清楚,随着我们德消费行为将会产生一系列的后果,也就是剥削劳力的工厂、化学肥料、过度使用的塑料袋、运输以及包装浪费等等。

您与家的关系如何?有没有这样一个可以将之视为舒适区的家庭空间?

我们幸福地生活在一个小社区中,我感觉整个小镇就像一个舒适区,对此我心怀感恩。我很喜欢我的家,尽管我更向往隐士的生活——可以舒服地听着雨水敲打玻璃的声音,柴火燃烧时的断裂声,还有我们可爱的小狗,在旁安逸地缩成一团。

可以描述一下工作的地方吗?工作的地方是怎么布置的,有哪些东西是必不可少的,什么能帮助集中注意力呢?

我们的工作场所看起来像个十字架,架在果园、葡萄园和雕像工作室之间。一些真正美好的事情在那里发生。去年,我们让首个鸟类家庭在我们的一座雕塑上筑巢。

必不可少的东西就是干净而锋利的修枝机,当然还有我们一直在细心观察的团队。需要掌握的主要技能就是能够在恰当的时候修剪每根树枝。就注意力而言,我的情绪似乎会时而担忧,时而喜爱。我发现两种情绪都需要很好的集中注意力。

家里或是工作室里,有没有什么东西是舍得丢弃的?

关于这个,我不太确定。我有几把还不错的厨房刀具和一个我们结婚时的碗,我很不想失去。不过,我觉得我周围的好朋友和亲近的家人,他们才是我真正不愿分开的。

在接下来的几年里对于“Full Grown”的未来有什么期望吗

未来的几年里,我们的梦想就是传播理念,改善技术,培养出色的团队,建立首个较大规模的家具厂。

  • talks_Munro_01.jpg
  • talks_Munro_02.jpg
  • talks_Munro_03.jpg
  • talks_Munro_04.jpg
  • talks_Munro_05.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