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设计

Giorgia Lupi

信息设计师

“设计不仅仅关乎设计,它还是一种方法。如果您能设计一种东西,那么您就可以设计其他各种东西,这看似矛盾却很有道理。”


talks_Lupi_01.jpg

Giorgia Lupi是一名设计师。她的工作包括模拟(打印)和数字(网页)仿真、创建视觉模型和建造隐喻界面,通过数据来讲述关于拥挤空间的复杂故事。通过融合定量数据和讲故事的方式,Giorgia证明我们可以打破对数据冰冷客观的印象,将数据用作描述故事、图像、知识、态度、文化范式以及人的引子。

Giorgia的作品曾在纽约时报、《连线》杂志、卫报、华盛顿邮报、福布斯、Slate、艺术快讯、艺术论坛(Art Tribune)、大西洋月刊、商业内幕、Vice Magazine、晚邮报、 Il Post、新闻报、Ottagono、国家报等报纸杂志和《悟世-阿特拉斯信息》(Understanding the World – The Atlas of Infographics)、《2014年度美国18张最佳信息图》(The Best American Infographics 2014)、信息设计者速写(The Information Designers Sketchbooks)以及《世界信息图表历史》等书籍上发表。

此外,Giorgia曾获得多个奖项,例如数据可视化项目(Data Visualization Projects)金奖、最美项目——2015坎塔尔信息最美奖(Most Beautiful Projects – The Kantar Information is Beautiful Awards 2015)以及数据新闻(Data Journalism)——O’Reilly Strata金奖等。数周前,Giorgia在米兰设计周上获得了2016Lezioni di设计奖。

您的工作涉及数据和设计,您自身是如何定义您的工作呢?能否谈一谈您的设计方式?

我把自己描述成信息设计师;每天与数字和图像打交道,向大家呈现直观的定性和定量内容。我的目标就是在正确地展示隐含着叙述故事的复杂性和视觉沟通方式中间找到平衡,使它们更加直观和具有魅力。

我的设计方式就是“工匠”性极强。每次开始工作前我都是首先研究一下手动数据和模拟数据,花费部分时间来了解数据,然后开始一项宏伟的工程:弄明白如何从空间的层面来组织数据,从而确定组成结构和微小细节的视觉传达设计。

近来设计这一话题非常热,或许人们对于它的关注过高了。那它意味着什么呢?就当前来讲,设计在市场和我们日常生活的中作用是什么呢?目前设计师的含义是什么?您是如何来解释您的专业的呢?

我认为当前我们对设计的关注度并不是很高。事实上,我们是从宏观角度上来看待“设计”的,并非仅仅是设计物品和家具。通常设计是与产品联系在一起的,但是这种理解实际上非常狭隘。设计意味着在开始进行任何项目之前向自己提出正确的问题;设计是理解物体如何运行的过程;设计意味着根据一条详细的有远见的平行路径来组织可用的信息。

设计是一种方法而非一个领域。大多数人都没有意识到设计在我们生活以及日常的存在,包括常用物品中的重要作用。很明显,我们甚至也忽略了设计在最常用物品、辅助服务以及日常通信交流中的重要作用。

没有设计就不会有创新;就算在今天设计的含义也从未变过:构建现在和未来。

您认为您的设计工作在未来10年的前景是怎样的?

我希望我未来的设计工作会非常忙,忙到我现在甚至不敢想象!

您是从哪里来获得您的设计灵感呢?您的设计来源和参照点又分别是什么呢?

我本人对抽象主义、现代和传统音符之美、天文和科学绘图以及建筑表现世界非常痴迷。我经常说在坐下来开始任何设计和数据可视化项目之前,我会花部分时间让自己沉浸在图像之中,从而那些吸引我的视觉构图会激发我的灵感。我已经认识到视觉语言为我带来的灵感最多,另一部分则是之前我描述过的传统语言。

能否谈一谈您最近的项目,例如Dear Data

Dear Data是一个非常有趣的项目,它体现了我在数据和数据可视化领域的设计及研究方法。我通常不喜欢与他人亲近。但是一整年来,我与Stefanie Posavec(伦敦的一名信息设计师)通过个人数据和当前正在进行的数据交换分享我们的一切。现在我们非常了解彼此并成为了好朋友。

项目格式非常简单,可登陆 www.dear-data.com查看。项目共持续52周,每周我们各自精确地研究我们的生活并采用数据格式进行描绘:从我们的优柔寡断到我们的负面思维、情感和欲望……我们不仅仅对事件数量感到无所适从,也包括围绕这些事物的个人物品。

每周末,我们跨越海洋将记录着个人数据的明信片邮寄给彼此进行检查(我住在纽约,而Stefanie住在伦敦):明信片的正面包括我们的数据绘图,而反面是解释每周数据用的关键信息以及彼此的地址。

我认为这是证明数据能够帮助我们变得更像“人类”的一个很好的例子,同样也证明数据不仅仅是简单的有限的数字,始终代表着更多的事物、人类、思想、物品和行为等。我认为每天与数据打交道的任何人都需要记住:通过正确的镜头,数据能够帮助我们建立各种联系和关系,帮助我们更好地理解我们的性格,并更加熟悉我们自己的性格,而不是像很多人认为的那样与我们的性格背道而驰。

从方程中获得技术,我们意识到必须通过学习如何成为更好地设计师来弥补部分缺陷:我们都发现我们发明了52种新的不同的视觉语言,因为手绘设计不可避免地会通过数据塑造出模型形式,不会受制于可视化软件中的“预制”模型。

更笼统地说,在这种实验中我们故意为实验中的工具、步骤和技术设计了各种限制;由于实验中通过把我们的注意力从技术方面转移开,我们更加接近信息的真实含义,从而教会我们转变开大数据的视角;一旦我们成功有效地收集到并展示数据的含义,就能够重新把技术应用到设计过程中。

我认为在不将个人经历进行简单的量化的前提下,在探索衡量和记录个人经历的方法方面还有很大的潜力。在Dear Data项目中,我们努力在数据中添加极其“定性”的元素:故事、情感和微妙之处,从而每周帮助我们将数字录入到人了和个人语境当中。有助于我们描述复杂和丰富的现实。我们希望通过这一项目向大家展示数据并非是令人恐惧的或者“巨大”的,数据也可以是充满意义的和有重大影响的;小量智能和上下文相关数据至少能够帮助我们以谷歌和脸谱网等数据巨头的强大数据流的方式来理解世界、人类和行为。

您是如何来描绘您自己的家呢?您会用哪些形容词来描绘?

确切地但是又稍微有点夸张地讲,是白色的、亮亮的、空空的,但是满屋都是纸张、毡制粗头笔、铅笔和素描。

大家都知道无论任何时间任何地点您都在不停地画图……其中包括您的房子吗?或者是室内的环境吗?如果是这样的话,能否向我们展示一些您的作品呢?

没有太多。当我与搭档共进晚餐时我经常会涂涂画画;当我们聊谈的时候我也会开始乱画;或者我们的家里发生一些变化的时候我也会做一些素描;我的个人Instagram页面(@giorgia_lupi)上有不少LoFi示例。

您家里是否有一样“东西”您从来都离不开它?

光线以及对我所热爱的城市:纽约的观察视野。从窗户里向外俯瞰整个纽约真的是棒极了,因此我们从来不会悬挂任何壁画或者图片。

在整个设计发展史中哪些设计作品或者设计师是您的偶像?为什么会把他们视为偶像?

我的偶像是Massimo Vignelli。他对我们日常生活中的物体和视觉通讯进行了设计,包括纽约地铁地图、福特和美国航空公司的商标(美国航空公司的商标截止至2013年重新进行设计共使用了45年)、罗马特米尼车站标志以及曼哈顿圣彼得教堂的室内设计。

他曾在The Vignelli Canon中提到“我发现要想做出好的设计作品,非常重要的一点就是掌握设计规程”,我非常赞同他说的这句话;另外我也同意“设计不仅仅关乎设计,它还是一种方法。如果您能设计一种东西,那么您就可以设计其他各种东西,这看似矛盾却很有道理”这一观点。

那么当代设计师中是否有您的偶像呢?

Aaron Koblin。他是一名美国多媒体数码艺术家和企业家,因其在作品中创造性地使用数据和众包,包括音乐视频和交互式电影而被业内人所熟知。他帮助成千上万的普通人成为了数字艺术的小小“设计师”,鼓励人们创造小型的互动数字纪录片片段,让人们如身临其境一般。登录他的网站(http://www.aaronkoblin.com/),一窥其作品,您便会明白我是什么意思了!

  • talks_Lupi_001.jpg
  • talks_Lupi_002.jpg
  • talks_Lupi_003.jpg
  • talks_Lupi_004.jpg
  • talks_Lupi_005.jpg
  • talks_Lupi_006.jpg
  • talks_Lupi_007.jpg
  • talks_Lupi_008.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