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设计

Maria Sebregondi

Moleskine笔记本品牌价值高级顾问兼公司品牌大使

talks_Sebregondi_01.jpg

“我相信在未来,处理复杂问题以及满足新兴需求的方法取决于设计的思维和战略”

Moleskine笔记本,作为九十年代的弄潮儿,是Maria Sebregondi的智慧结晶。Maria当时为了满足Modo&Modo为有教养的旅行者打造产品的需求,决定重新推出传统旅游日志。 Moleskine笔记本深受Chatwin的喜爱,也因Chatwin于1987创作的《歌之版图》而闻名,但该笔记本已经停产数年了。这使得他们第一个系列的笔记本在每一个细节上都表现得精巧、雅致且简洁,并展现了其背后蕴藏着的丰富的艺术和文学历史。

Maria Sebregondi在Moleskine笔记本的发展之路上从未止步,一直监督其发展进程、品牌开发以及传播策略。

2007-2015年,Maria担任了Moleskine笔记本公司的品牌价值总监,尤其关注线上线下社会化网络构建的品牌开发项目。自2016年开始,Maria开始担任该公司的品牌价值高级顾问兼公司品牌大使。

她过去曾为多家企业和机构开展过诸多不同的培训项目,为创造和创新进行了充分准备。

她曾经为Electa出版社的《工业设计》系列创作出版过关于当代突变的社会人类学论文,也为多家报刊和杂志撰写过文章,其中,她尤其关注新语言。她曾做过不同领域的文字工作,从创意写作到公关文案、从论文写作到文学翻译等等。

她的Etimologiario一书由Quodlibet杂志社于2015年复印出版,这一小巧的词源字典凸显了词语令人不可思议的本义,其中,Maria发明的语源学体现了词语本身意想不到而又较为合适的正确性,从而根据具体情况放大、推翻或扩大了词语的第一含义。

Maria是OPLEPO(Opificio di Letteratura Potenziale)的成员,也是lettera27的发起人和成员。lettera27是一家非营利性组织,它让人们享受到学习文化、接受教育与指导的权利,同时在更广泛的意义上,它带领着人们走进了知识和信息的海洋。

作为一位社会学家、翻译以及Moleskine笔记本的创始人,您的职业生涯跨越多门学科。您会如何形容您现在的工作呢 ?

我喜欢把自己定位为时间翻译器,有天线可以接收不远的将来所传递的信号,而尾部可以储存关于过去的片段,保留对历史的回忆。抓住时代精神对我而言既是一种灵感,也是一份愿望:一份持续的挑战,一份每天前行的动力。

鉴于Moleskine笔记本的基本概念是将Van Gogh和Chatwin等伟大的艺术家和作家过去曾经用过的笔记本进行全新制作,那么在贵公司实现过去与现在、传统与创新的持续交流中,重要性是什么?

考虑到这一项目从一开始的构思,此类两级结合一直是核心因素。我们现在发行的所有智能笔记本系列(它们的成功问世已得到证明),是最传统的书写方式(用钢笔和墨水书写)与数字维度(允许对笔记的编辑、存档和分享)的结合。模拟和数字化、高技术与低技术以及古老手势与未来手势表达之间的桥梁既是我们本身熟悉而又驾轻就熟的领域,又是我们致力于其定义和进步的新世界。

您能否从社会学和创造性的角度为我们讲解您对“优秀”设计的定义?

我相信产品设计的时代已经一去不复返了,这是从设计和开发某单一产品的角度而言,不管这一产品何等华丽。我相信在未来,处理复杂问题以及满足新兴需求的方法取决于设计的思维和战略我们需要提出系统、关联和多学科的过程,以便设计与我们所处时代和需求相吻合的经验。此即为当代优秀设计的参考标准,该等设计就其本质而言一直主张对特定需求做出简单有效的回应。

例如,我发现适用于房屋的技术很有趣,因为该技术一方面简化了生活,另一方面丰富了我们的经验并增加了人际交往的机会。但我认为只有当该技术不再是复杂、多余、纯粹的装饰物,并对国内居住者而言真正有用时,该技术才会变得有意义。设计必须简单有效,在审美和风格上的要求只是为了防止其偏离“设计”的真正使命。

当代设计场景中能引起您兴趣的是什么?有没有引起您热情的独特之处?

我对界面设计着实着迷,用户界面设计是所有技术创新的关键,也是技术体验成为可能的关键。我认为界面领域和人工智能领域是实验和探索最成熟的领域。

建筑师和设计师仍然非常依赖于纸张勾勒其想法,并将其落实为项目。根据您作为“制纸专家”的经验,您如何看待模拟和数字化之间的对话?

事实上,正如我之前所述,Moleskine笔记本正致力于推出将这两个维度融为一起的新产品和新服务。传统的方式对设计师而言仍然十分高效、重要,尤其是因为我们的新想法不一定会萌生在我们的办公桌前,此时,一张纸、一支笔就会成为有价值的盟友。我还认为能够对一个已完全开发的概念从萌芽至结束进行完整跟踪是一件相当很了不起的事,而且,虽然纸张能让这一顺序进程的跟踪变得简单,但不可否认的是,能够实现整个造纸过程简单即时的数字化也极为有用和见效。从根本上说,我相信集成。所存在的问题仅仅是如何找到最佳方式,将这两者结合以便提供最丰富且最强烈的用户体验。

能谈谈您的居家生活吗?

虽然我很想在家里多呆一些时间,但事实上却很少如愿。我喜欢流连在我的书籍与期刊之间,坐在沙发上闲谈,尤爱呆在厨房之中,毋庸置疑,我在家的大部分时光都停留在这里。

您在家里时,有没有特别的习惯?

我完全没有按照固定习惯生活,但是我本人偏爱做饭,这会使我感到非常放松。回到家后,我首先会“开始办正事”,那就是用炊具和厨具做饭。要我说,烹饪是我最接近家庭惯例的事情。

在您家中,是否有一些您无法割舍的东西呢?

在家里,我并没有特别迷恋的东西,反而比较喜欢每天随身携带的物件,我认为这些物件比较有象征意义和情感价值,几乎就像是护身符一样:一个用了二十多年不舍得换掉的钥匙环、一小块看起来像眼睛的光滑的石头——我称它为我的第三只眼睛,当然还有我的Moleskine笔记本。我感觉自己拥有了一个便携式舒适区,不管我在哪儿,只要我带着我的石头和钥匙环,我就会有一种待在家里的感觉。

在您眼里,有哪些东西可以被看做是设计图标呢?

比较幸运的是,有许多的图标物件,它们代表了不同的历史时刻。如果一定要选,我就会选Vico Magistretti的Eclisse小灯,因为它的十字交叉形状、叠合的球面以及便于携带的优点吸引了我。它是一个看似简单实则复杂的物件。我本人比较喜欢灯具,所以毫无意外地,我会选择的第二个物件就是Ingo Maurer的Luccellino,这是一盏小巧又赋有诗意的灯具。它就像是无规则排列着的符号一样。

再次将目光聚焦到您的职业生涯上,近几年您怎样看待您的工作呢?

在我看来,对我自己以及其他任何人而言,工作的流动性将会越来越强,越来越不固定在指定的地点。模拟与数字化之间的转换将越来越成为一个标志性行为。

Moleskine笔记本刚刚开办了一个比较吸引人的新项目:《The Towner》杂志(http://www.thetowner.com/)。您能讲一下它的由来吗?

我一直把Moleskine笔记本视为一个文化品牌,多年以来,Moleskine笔记本始终充满着思想者、创意者、作家以及旅行者的想法和随笔。凭借背后的这一段历史,自然而然地,我们想要出版这些内容,由此我们在自己的出版领域——专注于建筑设计与建筑图解专刊——推出了这一实体杂志。杂志的焦点在城市之中,这与我们一直想谈论的城市空间方向是一致的,自我们创办城市笔记本(City Notebooks)以来,已有十余年时光,期间城市空间一直是我们谈论的焦点。在我看来,一个独立自主并且非常有能力的编辑组是这一杂志的一大优势,编辑组成员是在Tim Small带领下的青年笔者和媒体人。杂志目前仍处于前期发展阶段,我们刚刚发行了英文版本,我们期待着杂志更广阔的发展空间。我们热衷于迎接挑战,同时希望杂志能拥有属于他自己的读者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