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lone del Mobile Milano Shanghai

对话设计

James Biber

建筑师

在建筑上更加卓越意味着不止从事建筑行业

biber_1.jpg
biber_2.jpg
biber_4.jpg
biber_4.jpg0

詹姆斯·比伯在多学科交叉的环境中从事建筑事业超过25年。起初他以一位生物学家的身份在康奈尔大学受训,后来转为一名建筑师。他的工作始终围绕一个中心理念,即建筑作为身份的表达与其形式和构造是分不开的。

因此,一个建筑与它的背景和所处环境是紧密相连的,无论是实体、文化等外在的内容还是其内在隐喻含义。

比伯的工程项目包括2015年米兰世博会美国馆、位于密尔沃基的哈雷-密尔沃基博物馆、位于汉普顿的私人海滨住宅、纽约市立大学麦考利荣誉学院、美国国家千禧年时空胶囊、科赫学院画廊、纽约缓刑部的公共空间以及美国“Best Made Company”公司的零售店。

在这个数字化与全球化的社会中,您如何定义您的工作?又如何描述您的设计/建筑方法?

建筑在本质上说是模拟的结果,它很大程度上源于一个数字化的过程。即使是三维世界中最先进的数字化建筑,从某些方面来看,也是几个世纪以来没有改变过的。像米兰这样古老的城市,能够在当今这个全球化、数字化、瞬息万变,彼此之间联系更加紧密,的世界中依然充满活力,是因为人们做出的改变比自己所愿意承认的更少。

于我而言,建筑是一个常量,它调节着现实世界,不断塑造社会互动并为人类活动创造了一个背景与情境。

今天,我们太过频繁地使用“设计”这个词。您是从哪里获得参考和灵感来源的呢?您平时都喜欢看一些什么呢?

艺术是灵感和思想的永恒源泉,这些灵感和思想不断地从充斥着功能与成本的世界中脱离出来。。历史则是一个研究工具、是一个虚拟的课程目录。网络世界使我们能够及时直接地使用这两者,这是此前从未有过的。

今天,我们生活在一个文化、创意与创新并驾齐驱的时代。那么对您来说,在创作过程中什么是最关键的呢?

 “对我们而言,身份是所有设计的着力点。我们的创作过程在对客户,用户以及相关机构的搜寻中逐渐成形。身份是通过协同作用体现出来的,包括文化,艺术,二维或三维影像,隐喻及叙述的结合,他们共同创造了一个清晰的身份。

您如何处理与公司和客户的关系?

 “我的一个合作伙伴曾说过‘不要去寻找客户,而是要去寻找朋友’,这个想法似乎很幼稚、很简单但事实确是如此。我们只有和同事合作才能做好项目。我们又都喜欢和这个世界上最聪明的人一起工作。与精明的客户保持良好的信任关系是创造出好作品的最佳保障。

我曾认为按重要性排序,首先应该是工作、人、钱等。但现在我知道排在第一顺位的应该是人,之后才是其他所有工作!”

您认为应如何改变生活方式?了解个人需求又有多重要呢?

 “对于住宅区的建设,我们十分关注个体本身及其生活方式。而对于公众项目,我们则着眼于社会及其子群的生活习惯和生活方式。近期我们为纽约下层阶级所做的一些工作大大超出了常态的生活方式和优先考虑范围。这对于我们调整自我定位颇具教育意义,值得深思。

如果可以,设想10年后的自己会住在什么样的房子里,做什么工作,在什么城市或环境呢?

 “这10年内,我希望能到这几个地方生活:纽约、纽约北部的乡村、米兰,如果可能的话,还有洛杉矶。或者起码是这四个地方中的三个!最近,我们在前三个地方都已经安了家,这样的生活几乎涵盖了所有我喜爱的地方。城市和乡村对我们(包括我们的狗!)都有着巨大的吸引力,但那个我成长的郊区有着两者中最糟糕的部分。那里既不是城市也不是乡村,既不私密也不开放,郊区是一个我永远也不想去到的地方。”

您和房屋的关系是怎样的?您最喜欢哪间房?

 “我既是住在房子中的住户,同时也是为别人创造房屋的建筑师,这两种关系完全不同。作为住户,我喜欢时光在屋内留下的印记;每一间房屋或大或小的特质;以及两者之间并不完美的视角和欠缺的空白。而作为一名建筑师,我渴望清晰明显、有目的性以及将复杂掩饰后而呈现出来的简单明了。

我最喜欢的房间是介乎室内和室外之间的;庭院、日光室、走廊和内外部的调节层。